徐伯黎
  晚年的李先念有兩件事,讓小女兒李小林歷歷在目,記憶猶新。她回憶:晚年父親身體欠佳,醫生說要補充維生素,家裡就每天給他榨一杯橙汁,當李先念知道榨一杯橙汁要五六個橙子時,心疼地說:“太浪費了,以後不要榨橙汁,吃兩個就行了。”還有一件事,李先念在北京醫院住院時,孩子們為了給他增加營養,就常到人民大會堂的餐廳去打一份湯,一份要花25元錢。李先念知道後,一再叮囑說:“別去打湯了,太貴了。”
  李先念一直是這樣的人。解放後,他在湖北工作期間,生活條件改善了,早飯常常是一碗稀飯,一個饅頭,一碟鹹菜,中晚餐也不過是一葷一素一個湯,頂多再加個小碟子;當留客人吃飯時,也不加菜,只是數量多一點。1960年李先念回鄉,只在縣裡停留了一天。為了防止縣裡在伙食上給他搞特殊,他親自向縣委負責人囑咐“三不准”:不准炒葷菜,不准煮米飯,不准搞酒喝。從來到走共吃四餐飯,李先念同隨行人員一樣,吃的是蕎麥粑和青菜炒豆渣。
  不止是吃東西怕浪費,在穿衣打扮上更是如此。李先念是農民的兒子,他是從大別山走出來的,從小打慣了赤腳,參加革命後才穿上了草鞋和布鞋。1983年,李先念當選為國家主席,外事活動頻繁,必須穿皮鞋,偏偏他最不愛穿皮鞋。警衛秘書曾慶林想出了一個解決的辦法:把皮鞋放在紅旗轎車裡,抵達人民大會堂後,李先念在車上把皮鞋換上,會見外賓結束後進入紅旗車,立即把皮鞋脫掉,換上布鞋。後來,李先念一直保持了這種習慣。
  改革開放之後,李先念的夫人林佳楣多次建議李先念趕上時髦,也做一套西裝,但遭到他的堅決反對。他說:“為什麼一定要穿西服,我看中山裝就很好,我就穿中山裝。”李先念一生從未穿過西裝。
  吃穿用看起來是小事,但卻反映了李先念清正廉潔的品格,而這種品格貫穿了他的一生。抗日戰爭時期,李先念曾先後擔任鄂豫邊區軍事部長、邊區黨委書記,新四軍第五師師長兼政委。他多次在部隊和機關黨員、幹部會上宣傳毛澤東,用毛澤東在延安窯洞的小油燈下“一熬就是幾個通宵,連飯端來了也顧不上吃”、“一支鉛筆用得捉不住還捨不得丟”、“思考問題時把燈芯撥得小小的”、“生活不搞特殊化,一隻雞讓所有在家的首長分享”等勤儉節約、艱苦奮鬥的故事教育大家。在一次抗大十分校的畢業會上,李先念指出:“革命軍隊的每一個軍人,特別是幹部和共產黨員,要吃苦在先,享受在後;大眾利益在先,個人利益在後。要與別人比革命工作的多少和艱苦性,不與別人計較享受的優劣,更不允許貪污腐化。”他要求黨員、幹部在艱難困苦的抗日鬥爭中一心為公,清正廉潔。李先念處處與幹部戰士同甘共苦,深受全軍將士的尊敬和愛戴。在第五師開展反貪污腐化活動中,他帶頭自我檢查,並特別叮囑他身邊的幹部,要帶頭作好表率。“貪污腐化是侮辱了自己的人格”,這是他經常與黨員、幹部談話時的口頭禪。在他的言傳身教下,第五師警衛團的全體官兵就表現得很突出。幹部從沒有敲詐百姓的事情發生,沒有貪污腐化的現象。戰士從沒有拿過老百姓的一針一線。部隊所到之處,與群眾關係像魚水一樣,備受老百姓歡迎。
  李先念小時候讀過兩年半私塾,後來帶兵打仗,只在延安上了一年抗大,性格不免粗獷。儘管如此,李先念對子女歷來是疼愛有加,從不打罵。不過,他對子女要求特別嚴格。李先念主管國家經濟工作26年,但他從不允許自己的兒女經商。改革開放後,李先念有一次在飯桌上對孩子們嚴厲地說:“你們誰要經商,打斷你們的腿。”時至今日,李家的4個子女沒有一個人下海。
  李小林說:“父親教育子女非常嚴格。他對外人比我們寬容。父親就是要求我們做普通人的工作,不要去追求當官,不能賺錢,更不需要出名,把工作做好就行了。這就是我們的家風”。她和丈夫劉亞洲,都記住了老人的話。“不讓兒女經商,我們做到了。”  (原標題:李先念:貪污腐化是侮辱自己人格)
創作者介紹

吉他

av08avhfu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