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地時間9月22日,尼日利亞和塞內加爾兩國為預防埃博拉病毒蔓延,對在校的學生進行體溫監控和日常衛生管理。中小學生上課前排隊洗手成為每日必修課。
  中新網9月30日電 據美國之音29日報道,上周末在塞拉利昂東部的凱內馬附近,第一批幸存者從國際紅十字會管理的新埃博拉治療中心出院。美國之音記者尼娜·迪福瑞採訪了幾位幸存者及其親友,請他們談了那一段日子的煎熬和出院後面臨的挑戰。對他們來說,羞辱是最大的問題。
  卡蒂阿祖·班古拉從埃博拉治療中心出院後,第一次見到她的哥哥埃曼紐爾,喜極而泣地撲到他的懷裡。她已經有好幾周沒有見到她哥哥了,都不確定是否還能再見到他。
  只有11歲的班古拉說,當身著白色工作服的醫護人員接近她時,她感到害怕,因為她看不到他們的臉。而現在她終於理解了,醫護人員如此著裝是為了避免感染這種致死疾病。
  埃曼紐爾·班古拉說,當他意識到卡蒂阿祖有了感染埃博拉的癥狀,包括腹瀉、嘔吐,就打了1-1-7急救中心的電話。
  他對及時發現癥狀感到很高興,這樣妹妹就可以儘早得到治療。
  他說,“我很高興。感謝上帝,我妹妹回來了,因為我知道這是一種致死疾病。”
  附近位於滑鐵盧區的村子與首都弗里敦相距約1小時,奧斯曼·賽斯在這裡的紅十字會舉著自己的出院證明。
  賽斯說,他感覺自己沒事了,很高興能回家。
  在衛生部工作的甘地·卡隆表示,儘管這兩名病人戰勝了埃博拉,他們仍然面臨挑戰。“一個埃博拉幸存者回到他的社區,會帶來巨大的挑戰,羞辱是最大的問題。這不僅是幸存者要面臨的,對所有需要接受治療的埃博拉患者都一樣。”
  弗里敦衛生部和紅十字會正聯手努力,消除偏見。紅十字會發言人帕特裡克·馬薩奎稱,這意味著他們要首先和埃博拉幸存者一起努力。
  他說,“幸存者在治療中心接受過很多次心理咨詢,社會工作者再將他們帶回社區。在塞拉利昂,紅十字會遍佈所有轄區,所以,各區的紅十字會可以走進社區,與幸存者家屬以及政治當局和當地權威見面,以便社區更好地接納埃博拉幸存者。”
  紅十字會工作人員也會與埃博拉幸存者生活的社區進行談話,解釋埃博拉的防治措施,如何檢測,以及儘早治療有助於增大治愈可能。
  同時,他們也向社區解釋,埃博拉幸存者並不可怕。
  而年輕的卡蒂阿祖·班古拉表示,回來以後要做的第一件事也是告訴她的社區如何預防埃博拉,這樣就不會有人被感染了。她希望人們會聽。
  凱內馬是埃博拉疫情最為嚴重的地區之一,衛生部統計,有423例感染病例。  (原標題:西非埃博拉幸存者出院後遇到挑戰 面臨污名陰影)
創作者介紹

吉他

av08avhfu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